注册

一次艺术之旅 品读韩国统营创作家们的艺术故事


来源:凤凰网中韩交流

在寒冬时节穿梭于依然绿茸茸的统营僻壤。所到之处,都会涌现出朴景利、尹伊桑、柳致环、12工坊后裔们,还有热衷于创造今日的年轻创作家们的故事。

爬上西陂浪, 望见一晃一晃的绿色竹林。隔着西铺搂展现的是灿烂的统营前海(图片来源:韩国《Traveller Chinese》)

在寒冬时节穿梭于依然绿茸茸的统营僻壤。所到之处,都会涌现出朴景利、尹伊桑、柳致环、12工坊后裔们,还有热衷于创造今日的年轻创作家们的故事。

艺术家是如岛屿般杳然的存在。望着大海远处晃动的岛屿的前额落入沉思。韩国统营养育的众多艺术家也许就是在这里预感到了自己的命运。悉数其名,闲山岛、每勿岛、比珍岛, 或者是朴景利、尹伊桑、金春洙。登上西陂浪顶,眼前展现一副岛屿与大海的全景画。站在此处,不管是谁都将沉浸在做诗一首、唱一曲、画一幅的心境当中。恰恰也是天气晴朗, 海风轻柔,白云飘飘的日子。

韩国统营,岛屿之乡

扛着的背包里有一本前天刚买的新书。书名叫《与统营相见的最美妙的方法:艺术游记》(以下简称为《统营艺术游行》)。由长期在统营的各处走访并学习的区域社区—“统营路文化连带”口述,并由出版社—“南海的春天”编写的新刊。南海的春天是五年前位于统营弥勒岛烽燧沟的小而精的出版社。

以他们为首,定居于统营的年轻人开始多了起来。位于统营中心的江口岸、东陂浪、西陂浪村附近的创作空间就是证据。最近,插图画家Bob Chang也通过SNS宣布正在制作称为“信任之隅统营”的空间,希望拭目以待。事实上,统营就是仅次于济州的年轻创作人的乐园,不是吗?会不会在这里迎接第二次文艺复兴呢? 

“统营曾经有过一段这样时光。青马柳致环在邮局窗边望着在对面手艺店当帮工的时调诗人李永道写情书;朴景利为了看书走进离此地没几步的书店;再走片刻,就有柳致环的工作间,诗人金春洙、画家全赫林、作曲家尹伊桑、诗调诗人金相沃等聚在一起畅谈时代和艺术,开展了艺术运动。”——在《统营艺术游记》中。

拉住我们脚踝的就是书中的这段话。这是统营的第一次文艺复兴。回想起来,我也有过那种时光。吟金春洙的诗,谈论朴景利,非常久远的文学徒时光。觉得有点刻意,但当时我的英雄们都活在一个场面里的事实忽然间心里一阵发热。如同在电影《午夜巴黎》中, 伍迪•艾伦召唤的巴黎的美好时代唯独耀眼地走近。

盖上书后,实在是难以抑制奔向统营的心情。 从首尔出发的客车经过四小时后, 再过半小时才到达目的地客运站。 幸好去市区的路还不算太陌生,因为这不是第一次来此地。六年前也是,看完电影《哈哈哈》后无特别计划就决定去统营。以那不勒斯汽车旅馆为起点开始的实地考察路线,是要通过东陂浪壁画村的黄色大门屋后, 再回到江口岸的短路线。作为题外话,也体验过用忠武紫菜包饭填饱肚子,用Omisa蜂蜜面包和地瓜干粥充饥,在WOOLABONG咖啡厅喝着“骂人拿铁”哈哈大笑的“吃货”路线。这次决定选择稍不同的路线。在愉快的记忆中伴有朦胧的浪漫之旅。相比东陂浪在西陂浪,相比市区在弥勒岛的花费更多时间的自然主义艺术游记。

西陂浪,艺术之丘

与西陂浪工作所的西陂浪知己李长远一起穿梭于在大街小巷(图片来源:韩国《Traveller Chinese》)

在统营方言中,陂浪指“悬崖”。以位于统营城中心的洗兵馆为基准,东边悬崖为东陂浪,西边悬崖为西陂浪。洗兵馆是三道水军统制使向汉阳的国王礼拜的地方,在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用作学校(统营第一公立普通学校),传闻朴景利和尹伊桑就在此修学。西陂浪在行政区域上跨及明井洞和西湖洞一带,虽不如东陂浪闻名, 但艺术家的痕迹都留在西陂浪。这里有朴景利的故居,有给村里的奶奶们教书的朴景利学校,有在《金药店的女儿们》中登场的“河东屋”,有尹伊桑上学的路,有诗人白石爱恋女人“兰”而作过诗的井边。遇到西陂浪的街头队长兼西陂浪工作所所长的文化解说员李长远,求他带我在这块儿好好逛一圈。“您来得正好,西陂浪是统营文化艺术圣地,今后会成为旅游首选地”。

仿佛五颜六色花纹的蝴蝶飞向天空一样的西陂浪99台阶(图片来源:韩国《Traveller Chinese》)

在西陂浪贴有人名的路主要有两个,从统营市立博物馆延至村图书馆—“明井书场”的“尹伊桑上学之路”;还有从忠烈寺经过河东屋而延至朴景利故居的山坡——“朴景利思索之路”。99台阶时两条路连接的地方,想从明井洞居民中心登上位于西陂浪顶的西铺搂,需经过将“蝴蝶寡妇”(尹伊桑的代表曲)和《蝴蝶啊,我们去青山吧》(朴景利诗集)形象化的99个图画台阶。山坡边上有据说李仲燮喜欢跨坐的200多岁的红楠。尾随队长后头最先到达的是“西陂浪辣炒年糕店”旁边的电灯遗址。

 

以蝴蝶为主题,装饰了西陂浪村的每个角落(图片来源:韩国《Traveller Chinese》)

1917年10月,庆尚南道首次引入了电,就是统营电气株式会社的成立。“西陂浪在当时是纵横统营的公子们的地方,日本留学生数量仅次于首尔,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地方,估计家用电进来得也应该早些”。当时的公子们组织了一个叫做“统营青年团”的文化团体。主要成员是尹伊桑、柳致环、金春洙,以及经常为了见他们而从首尔过来的郑芝溶和白石。他们的密营就是属于现在韩屋别墅——“Ism”的“河东屋”。经过电灯遗址,深入供奉李舜臣将军的忠烈寺墙壁对面的胡同,差不多到了河东屋。此地被称为河东屋的原因在于小说《金药店的女儿们》。在故事中扮演反面角色的河东屋实际上就是在村子里得势一时的“朴富豪府”起居的房屋。过去的一家亲戚中的一人就是白石暗恋过的女人“兰”的主人公朴京连,之后传闻统营的料理研究家诸玉礼先生也曾在此居住。从这个地方再走一点就有一个横跨明井洞和文化洞的小山坡,名叫西门坡,入口处有如下字眼。

“她们正在越过西门坡。看到正在水里洗头的姑娘、妇人们,夜路稍显散乱。每次来容兰娘家时欲哭无泪地越过这小山坡的韩家媳妇好似赶羊人一般。过了竹林沟,渺无人迹。”——在《金药店的女儿们》中。

金药店的主人金圣洙和韩家媳妇在此明井沟生了五个女儿,她们叫容淑、容彬、容兰、容玉、容惠。女儿们长大结婚都成了家,但最终如一地都以悲剧结尾。在西门坡沿着小巷稍拐弯往上走,不远处就有朴景利的故居。在此地出生后,20多岁离开故乡的朴景利根据小时候从母亲那里听到的明井沟故事并追溯自己的记忆执笔写出了《金药店的女儿们》。对于过了五十年才回到故乡的她来说,统营就是死死忍受着时代和民族悲剧的岁月其本身,也是《金药店的女儿们》的曲折故事酷似西陂浪的理由。

登上西铺搂,江口岸尽收眼底(图片来源:韩国《Traveller Chinese》)

转眼间天变得开阔,这是已登上村子最高点的证据。如能看见远处的楼亭就说明找对路了。其称为西铺搂,意为“统营城西侧瞭望楼”。因山坡较陡,让我气喘吁吁。“登上西铺搂后,能体验原来是平面的统营地图变成立体的感觉”,确实这样。顷刻间充满正午阳光的南海在眼前荡漾,脚下尽显江口岸和东陂浪村。隔着山坡能明显地骋望洗兵馆、统制营以及据说金春洙喜欢去的忠武教会的尖塔和十字架。朴景利称此地为“朝鲜的那不勒斯”,但如果看到当前风景的话,估计不会那么说了。因为远远超越了那不勒斯的美丽。想起了刚才在小巷里看到的字眼。

“广阔就是解放,深邃意味着更加靠近人生的精髓”——在《土地》中。

当面对着西陂浪广阔的山冈和碧海的瞬间,有一种似乎人生已触及更深一点的感觉。(本文章来源于韩国合作媒体韩国《Traveller Chinese》)

[责任编辑:时甜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kr@ifeng.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凤凰中韩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