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触摸历史的温度 谈纪录片《中山国》创作


来源:海外网

当我们走进河北博物院《战国雄风——古中山国》两个琳琅满目的展厅,打量着布满秀丽刚劲中山文字的“中山三器”,一件件工艺精湛、散发着青铜时代浓厚人文气息的文物时,仿佛可以触摸到这个历史遥远而神秘的国度。

原标题:触摸历史的温度谈纪录片《中山国》创作

当我们走进河北博物院《战国雄风——古中山国》两个琳琅满目的展厅,打量着布满秀丽刚劲中山文字的“中山三器”,一件件工艺精湛、散发着青铜时代浓厚人文气息的文物时,仿佛可以触摸到这个历史遥远而神秘的国度。中山国在历史上存在了200多年,历经三次被灭、两次复国,被称为“战国第八雄”,是中华民族历史大融合进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页,其兴与亡也是战国诸强兼并终归一统历史的重要环节。

前不久,六集大型纪录片《中山国》在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播出。作为创作者,我们细致梳理了中山国从立国、崛起、繁盛到被灭的曲折历史,对中山国文物与遗存进行全面的整理展示,广泛吸收海内外中山国研究的学术成果,并进行电视化的呈现。

在研读中山国历史、与专家学者交流过程中,我逐渐发现,这个领域的每个学术进展都是在争论中逐步明朗起来。中山国历史研究30多年的发展成果,充分证明了学术自由、百家争鸣是学术进步的重要基础。

归纳起来,围绕中山国历史研究的争论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中山国是不是由白狄人建立的国家?中山国建立与灭亡的年代是什么?魏属中山是否真实存在,它对中山国后期走向强盛起到什么作用?中山国为何三次复国并逐步走向强盛,强盛之后为何又迅速亡国?司马迁为何不为中山国立传?……上述问题关系到中山国历史的基本面貌,也是纪录片《中山国》必须直面的课题。这些问题回答得好不好,能否立住脚并让学术界和广大观众认可,关系到作品成败。

在我们近16个月的创作中,中山国由西北辗转东迁而来在华夏腹心地带顽强生存的故事渐渐清晰起来。从陕西博物馆、宝鸡中国青铜器博物院、鄂尔多斯青铜器博物馆、山西博物院、晋国博物馆、河南博物院、中原博物馆一路走来,我们清晰地感悟中国历史波澜壮阔的青铜时代,聆听先秦时期华夏民族大融合的恢弘交响。从中山古城遗留至今的王陵墓葬、东西陵山脚下这片沃土,到河北博物院精美的中山文物,中山人雄健而慷慨的精神气质感染着我们。与海内外近百位学者的对话,更让我感到中山国历史的博大精深——他们终其一生默默无闻地沉浸在中山国研究中,只为一段文字、一件器物、一片墓葬、一个人物……

在这样的浸染中,活跃在中山国历史舞台的——文公、武公、桓公、成公、公孙焦、魏文侯、赵简子、齐威王、乐羊、李悝……一个个性情各异的历史人物逐渐鲜活起来。作为创作者,不仅要看到精彩,更要在理性统领下展示历史的大势、文明的璀璨,把人物悲欢、文物内涵纳入到历史叙事中,抒写出中山国在先秦历史中的“枢辖”作用和民族融合史诗中独特的音符。经过一次次打磨沉淀,中山国200多年筚路蓝缕、慷慨奋起终被赵武灵王惨烈绞杀的故事由此逐渐成形,以《发现》《崛起》《繁盛》《拐点》《悲歌》《流韵》为题的六集故事脉络构建起来。

在多媒体传播时代,纪录片早已不是纪录片人自我抒写的作品,而是首先能够吸引广大受众、走近观众的重要载体,思想和精神要自然而然地隐藏在丰富的视听语言之中。中山国的故事发生在2000多年前的先秦时代,让观众看到中山国真实的年代场景,他们才有可能进入剧情,感受历史人物的喜怒悲欢。

所以,从定位看,《中山国》并非考古探秘片。虽然考古故事必不可少,但讲考古的过程,目的是引领观众穿越2000年的时光,让观众领略我们发现中山国的真实故事;虽然文物的展示必不可少,但展示文物是为了表现中山国文化的璀璨,而且把文物的制造过程作为剧情的元素和道具来讲述中山君王的情感和追求。当考古发现和文物故事都融入历史叙事的剧情之中的时候,一个有温度、有厚度、有人性闪光、有思想火花、有文化理想的中山国故事,才能引人入胜地呈现给观众。(张军锋纪录片《中山国》总导演)

[责任编辑:时甜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kr@ifeng.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凤凰中韩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